【随视传媒】纪录电影《一百年很长吗》杭州路演 看得观众又哭又笑
所属:qq领红包的群资讯 发布时间:2019-07-02

  纪录电影一百年很长吗》是导演萧寒继《喜马拉雅天梯》与《我在故宫修文物》后的第三部走入院线的影片。这一次,萧寒将镜头从“庙堂”移向“江湖”。借由两个普通人过去 一年的坎坷生活,展现了一个真实、不加任何修饰的“生活战场”。

  浙江在线11月25日讯(浙江在线记者 董小易)由着名纪录片导演萧寒执导,历时两年,行走了十万公里所拍摄完成的纪录电影一百年很长吗》,将于12月1日在全国公映。

  “这部纪录电影从一开始就不是奔着爆款纪录片去的”,这是萧寒导演曾在采访中提到的。的确,对比萧寒导演之前的两部作品,《一百年很长吗》没有了故宫红墙内的神秘感与历史厚重感,也没有“珠峰”之巅的壮美风光。有的仅仅是对于生活与普通人的真实记录。但这看似“普通”的呈现却是萧寒和他的团队长达两年的心血结晶。

  11月25日,导演萧寒及主人公黄忠坚,携影片抵达杭州。“男神”故宫修复师王津、亓昊楠,影片的剪辑师冯章顺也一同惊喜现身,与现场观众一同分享关于纪录电影的故事。纪录电影《一百年很长吗》讲述了90后打工小伙黄忠坚和花甲之年老爷子阿合特过去一年的坎坷生活,透过真实生活展现百态人生,让人不禁感叹:“生活再难,也要笑着活下去。”? ? ? ? ?

  《一百年很长吗》讲述普通人最真实的生活本貌,是一部献给你我、献给每一个用力活着的普通人的真诚之作。12月1日,让我们一同去影院见证那个努力活着的自己。

  现场众多的观众中,有些也许和黄忠坚一样,在最宝贵的青春里怀揣着梦想在异乡打拼;有些也许和雪菲一样曾为了爱情而不顾一切;也有人也许和阿合特一样,默默无言却扛下生活全部的苦。当生活被毫无保留地曝光于镜头之下,你会感到扎心而刺眼,但同时却也让我们找寻到了那个在生活中被忽视了很久的自己。有观众在映后说到:“这部纪录片应该是本年度最扎心的纪录电影,因为过于真实而扎心,也许这就是这部纪录电影的魅力所在”,“仿佛看到了自己,河北传媒大学,也许生活本就是这样,笑中带泪,痛中却也带着甜”,“虽然看着别人的生活,脑海中一幕幕涌现的却是生活中的自己,真实的记录其实才更显深刻”。

当观众问起在拍摄过程中遇到的难关时,萧寒聊到:“在两年的拍摄过程中确实遇到过困难,比如我们在拍摄的过程中遭到了黄忠坚岳父的强烈阻止;在黄忠坚的孩子进入手术室时,因为医院的要求我们无法跟进拍摄。但幸运的是,我们留住了声音,才让这段经历得以完整的呈现。”两年的拍摄,十万公里的行程,北京传媒学院,600多个小时的素材,聊起影片的后期剪辑时,剪辑师冯章顺说到:“对于106分钟的影片来说,600多个小时的素材选择的确面临很大的难度,这其中其实还有太多打动人的片段没有办法全部呈现出来,在整个剪辑过程中,我们要做到将最真实的一面呈现给观众,也要尽量不让自己的情绪左右影片。”

  一位是从乡村到城市、打拼十年的90后小包工头黄忠坚,一位是在新疆阿勒泰地区做了一辈子马鞍的老爷子阿合特;一个正值壮年,一个身处暮年,虽远隔万里,却同样遭受着生活的考验。导演曾说:“只有真实的力量才能走得更远。”《一百年很长吗》远离了故宫与珠峰,没有了“特殊身份”与“特殊地点”的加持,有的仅仅是两个“普通人”一地鸡毛的琐碎生活,但影片却也因这份“普通”的真实而更加直抵人心。

  当问到作为被拍摄者有什么样的感受时,主人公黄忠坚和萧寒导演过去作品里的主人公故宫修复师王津和亓昊楠也现场回忆起了当时的感受,其中黄忠坚说的:“最初面对镜头时,其实非常紧张,不知道要做什么,担心说的不对,担心屋子是不是太乱,但是导演和我说,不要做任何的修饰与改变,只要真实的表达就好,后来慢慢地也就习惯和适应了在镜头面前生活。甚至偶尔会忘记镜头的存在。”但当说到以后是否想要继续作为主人公出现时,黄忠坚却犹豫了,比起被无数的镜头记录,他表示还是希望能够更简单的回到自己的生活里,好好工作好好养家。